当前位置:主页 > 挑战不可能 > 正文

什么情况下需要技术型CEO重出江湖?

2019-10-12 来源: 126 挑战不可能

编者按:本文为着名投资机构GRP Partners合伙人Mark Suster所着。

什么时候应当让一个专门的执行长来打理公司?

这个问题已经有太多人在谈论了。硅谷众多的创办人在发现自己浅薄的经验将直接限制公司的发展时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那么,什么时候应当让一个技术型执行长来打理公司?

似乎没有多少人在讨论。

什么情况下需要技术型CEO重出江湖?

然而如果你对最近几年市场上的变化敏感一些的话,你会发现技术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Larry Page 回归Google,担任执行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问题是,Google 明明已经有了Eric Schmidt。为什么还需要Larry Page?

我觉得,Google 是受了硅谷的技术型新领袖——Mark Zuckerberg 的刺激。

世界变化的太快了,网路领域的快速发展让Mark Zuckerberg 有机会划着自己轻盈的小舟超过身边一艘艘笨重的、官僚的、传统网路行业的大游轮。Larry Page 的回归,似乎是Google 在简化机构、增强创新力和竞争力方面的一次努力。

Larry Page 的回归并不是硅谷唯一的案例。Steve Jobs 或许是最知名的一个例子了。但Steve Jobs 不太算「技术型CEO」的回归,因为他代替的人——John Scully,本身就技术能力十足。

近来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类似Matte Mullenweg(WorldPress 的创办人)8 年之后继任公司执行长 这样的情况。

我们似乎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慢慢成型的模式:先是专业的企业管理在推进着公司的快速发展,而技术领袖则专心研究如何成为行业翘楚,一直等到技术领袖经验稍长时,再继任执行长职位。

之所以有这些想法,是因为我最近正在处理Nick Halstead 重新担任DataSift执行长一职的事情。

整个故事的发展是这样的:

2009 年我第一次见到Nick Halstead,那时他正运营着一家叫做Tweetmeme(也就是DataSift 的前身)的公司,并且帮推特开发了早期版本的API。他向我介绍了许多Twitter的技术基础,以及为什么Twitter的数据特别有价值。

他不仅关注Twitter本身的数据,还关注其他一些诸如哪些用户看到了这条发文、这条发文是在哪里推送的、用什么设备推送的、哪个时间段推送的等等。

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一些数据之外的可能性推断。他指出,Twitter这种发送链接给粉丝,粉丝通过链接找到被分享的原文进行阅读的数据,其中隐含的数据价值比推文本身要大得多。

他就是那种让你觉得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人,每次和他有过一些交流,就觉得自己对科技行业的未来又有了新认知。

这种交流我们一直持续了18 个月。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们正式开始了合作。我和Roger Ehrenberg 决定投他的首轮VC 融资时,他正在英国的公司担任执行长的职位。

在融资过程中,我们问他是否同意在北美市场僱一个新CEO 来帮他管理运营北美的市场销售方面的业务,他很开放地同意了,并且觉得这样做对于公司利益来说是最好的。

于是他在英国负责技术和战略方面的事情,同时担任公司董事会成员兼技术长。

接着我们请来来了Rob Bailey 担任执行长。在那时,这是我们可以做的、最好的决定。

Rob Bailey 也带领公司取得了快速的发展。在他领导下,公司的企业客户数量增长超过了1000,获得了超过6000 万美元投资,也成为SaaS 行业成长最快的公司。同时我也向Rob Bailey 学习到了许多东西。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和他一直合作下去。

那,为什么Nick Halstead 又要重新回来担任CEO?

我们的行业发展得太快了,也因此技术型领袖能为公司带来的成长和财富是不容疏忽的。如果在这方面稍有失误,公司很有可能一蹶不振。John Sculley 在放走贾伯斯这件事情上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I did not have the breadth of experience at that time to really appreciate just how different leadership is when you are shaping an industry, as Bill Gates did or Steve Jobs did, versus when you're a competitor in an industry, in a public company, where you don't make mistakes because if you lose, you're out.”

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词,shaping an industry,重塑一个行业。

这就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机遇。

在过去的阶段我们公司确实发展得不错,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行业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了。

十八个月前,Nick Halstead 正在研究一个被我称之为Manhattan Project 的项目,这个项目极有可能成为公司成长史上的一大飞跃,因为它重新定义了企业客户的公共、社交、大数据方面的内部和外部数据管理模式。

同时Nick 不仅仅满足于为客户提供内部数据管理、内外部数据整合这些事情,他认为开发出一个具有机器学习能力的可以自主识别、整合不同数据类型的管理引擎,才是最好的选择。他把这个项目称为拥有自主性的VEDO。

在Topsy 和GNIP 分别被苹果和Google 收购之后,我们目前只剩下一个即时数据流独立供应商。在Nick 担任技术长时期,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足够强大的企业数据管理平台,并且这个平台在不同数据量级的企业客户身上都有很强的移植和改造能力,同时在对大数据的分析理解上又行之有效。

我们相信,基于这样一种情况下,Nick 已经做好準备,重新回归执行长一职,将带领公司获得一个质的飞跃。

本文出自36氪,原文出自bothsidesofthetable.com

90%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