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有报天天读 > 正文

心中的红树林/刘奕

2019-11-16 来源: 144 有报天天读
刘奕

  

  年初,我被外派到近海的一个新开发区工作,这儿刚开始基建,到处炸山填海,修路架桥,一片灰濛濛的。我的住处是临时搭建的工棚,裏面潮湿闷热,蚊叮虫咬,又加上交通不便,难得回一趟家,对比以前在市里的工作如从天堂到了地狱。我的情绪日渐低落,对那些琐碎的事务也失去了热情,心裏筹画着是不是要辞去工作,早些回到城裏。

  我写好了辞职信,想趁着週末回去一趟,把信交给领导,可不巧的是正好遇上当年第十号颱风正面吹袭,在狂风暴雨中公交全部停运,我只能蜷缩在工棚裏的小床上,一边咒骂这艰苦的环境和恶劣的天气,一边祈祷那摇摇欲坠的工棚能挺过这场颱风,此刻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第二天早上,颱风过去了,谢天谢地工棚没有塌,可是停水、停电、停工,工地上静悄悄的,没有了往日的喧闹。颱风驱走了之前的闷热,天空还飘散着一点雨丝,感觉特别清凉,远方的青山被洗了一遍后显得格外鲜绿,我想反正也回不了市里,就到附近走走吧。

  我沿着往常散步的小路,往海边走去,小路上积满了被风吹落的枝叶,路旁新种的绿化树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海水浑浊,浪依然很大,不停拍打着已被沖刷得千疮百孔的堤岸,岸上遗留下不少颱风时被浪卷上来的杂物,竟然还包括一条无主的小船,我不禁感歎大自然的威力真是太可怕了。

  忽然,我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树林,整整齐齐地立在海边,像站岗时昂首挺胸的士兵,丝毫看不出曾经曆过狂风暴雨,他们就生长在海水裏,不算高大挺拔,不算枝繁叶茂,我经常从那散步经过,更多时候是欣赏那些新种的绿化树,而忽略了这些普普通通的叫不出名字的树,只知道这种生长在海水裏的树林叫做红树林。

  是的,是红树林,没有在狂风暴雨下低头弯腰,没有在滔天巨浪裏随波逐流,它就矗立在那裏,傲视着一望无际的大海,默默守护着身后的海堤,他们的生存环境如此恶劣,鹹水、淤泥、潮起潮落,又即便是颱风,但都无法摧毁他们和他们守护的阵地。

  我走近了观察,发现在这片树林当中有一颗树,经过风的吹袭以后稍微倾斜了,随着潮水的起伏,隐现出树干下的根,多幺奇特的根啊,它们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底盘托起了树干,有的根从树枝上垂下,有的根完全浸没在水中,它们交织在一起,努力向下,像无数只大手,牢牢抓住海床。这颗树,在根的支撑下,斜而不倒,像老人与海中和鲨鱼搏斗的老人一样坚强,风儿掠过树梢发出呼呼的响声,仿佛是它在大声说:我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你可以毁灭我,却不能打败我!

  刹那间,我羞愧了,在这片坚强的红树林面前,我成了懦夫和逃兵,我自怨自艾,不能沉下心来,脚踏实地的工作,我像那些娇贵的绿化树一样经不起风吹雨打,这不是我想要做的自己,我要改变!我掏出辞职信,撕了个粉碎。

  从此以后,海边这片红树林,就深深地种在了我心裏。

90%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
.......................